铁路运费终于降了 煤炭产业率先受益

多年从事煤炭贸易的丁志杰对记者说,“此前,降低直达运费是因为内蒙古的铁路与大秦线相比没有优势,降运费希望保证当地煤炭企业有2-5元/吨的利润。”

多年从事煤炭贸易的丁志杰对记者说,“此前,降低直达运费是因为内蒙古的铁路与大秦线相比没有优势,降运费希望保证当地煤炭企业有2-5元/吨的利润。”

铁老大终于松口了。铁路运费在经历了多年的屡涨不降的单向调整后,开始回头。

“北京铁路局正想方设法降低铁路运费。”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北京铁路局了解到,“毛毯、衣物、啤酒等”只要符合承运规定的货物,均敞开受理。

大约四个月前,全国铁路首列货物快运列车京津冀铁路快运专列在天津市南仓站始发,覆盖沿线140多个县市及山东、山西省部分县市,设立287个办理站,提供多种运输方式供货主选择。

“民生货物品种繁多、数量不定,可以办理铁路运输,极大地便捷了百姓的生活。”10日,北京高碑店市民杨丹对记者说,自京津冀铁路快运专列开启以来,以价格较低、货损率低等优势吸引了沿线众多的商户。

除北京局外,铁路总公司11月5日开始启动运费调整计划,还在呼和局、山东局两个路局先行试点,下调铁路运费。在中国,此前多年铁路运费屡涨不降。最近一次铁路运费涨价,是在2015年2月1日,平均每吨公里提高1分钱。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铁路货运价格调整是中国铁路领域改革的必然趋势。

煤炭行业率先受益

根据呼和浩特铁路局的意见,决定呼和局开展大宗货物物流总包试点工作。在运价上,铁总明确,可根据市场情况、客户需求和相关成本支出,由呼和局自主定价。在营销组织上,由呼和局与企业签订物流总包协议,明确收费标准、日运量、运到时间和服务保障等,满足客户运输需求。

从具体运价来说,对到达局实行“运行+到达”清算方式,按照直通货物运行清算单价930元/万吨/公里、直通货物到达清算单价4.41元/吨进行清算,到达地卸货费用由呼和局与到达局协商确定。据此估算,价格统一后从内蒙古到张家口运费降约30元/吨,到山东降约60元/吨。“这是为了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有效扩大铁路煤炭市场份额。”10日,多年从事煤炭贸易的丁志杰对记者说。

内蒙古一煤企负责人表示,山东局、呼和局和北京局从5日起已经降低了直达铁路运费,但到港口的铁路运费暂未调整。“此前,降低直达运费是因为内蒙古的铁路与大秦线相比没有优势,降运费希望保证当地煤炭企业有2-5元/吨的利润。”丁志杰说。

丁志杰认为,此次降运费将对山西和陕西煤企造成冲击。近日从内蒙古到山东,华东和邢台等地区的铁路直达运费下降30-60元/吨。加之,山西为煤企减负的政策措施,同样降低了山西煤炭汽运的成本。据山西煤炭企业有关负责人说,已有一部分低质煤早已采用汽运运输,从内蒙古到天津汽车比火车低约20元/吨左右。

专家认为,铁路运费的调整有望成为铁路市场化改革的常态。在2012年5月之前,中国的铁路货运价格维持在平均每吨公里10.51分的水平。数据显示,2011~2014年,我国铁路煤炭运量分别约为22.7亿吨、22.62亿吨、23.22亿吨和22.9亿吨,同比增速分别为13.5%、-0.4%、2.7%和-1.3%。

事实则是,煤运比重居各运输货物之首。根据近3年来的统计,煤炭运输占全国铁路货运量的比例在55%~60%,不论是北煤南运,还是西煤东运,外送通道均采用铁路运输。但是随着煤炭市场的不景气,铁路煤炭运输情况也“江河日下”,2015年前9个月全国铁路煤炭发运量15亿吨,同比下降12.5%。

多条线路价格竞争

据记者多方了解,铁路煤炭运费下调的前兆早在6月就开始出现。

查阅秦皇岛煤炭网显示,自今年6月份开始,迁曹线煤炭铁路运费从1.7元/吨/公里降至1.4元/吨/公里。至各港口运费调为:至曹西137公里,运费下调4.11元/吨/公里;至国投京唐港118公里,运费下调3.54元/吨/公里;至京唐港111公里,运费下调3.33元/吨/公里。

“煤炭运至曹妃甸的综合成本仍然偏高于秦皇岛港3-4元/吨,此次运费下调并不是即日生效,而是以年末返还差价的形式进行。”10日,一位京唐港的人士向记者证实,此次铁路煤炭运费下调,有利于曹妃甸港和京唐港区煤炭调入。

记者从有关渠道也获悉,郑州铁路局与济南铁路局也在积极酝酿下调运价。此前有消息说,郑州铁路局与济南铁路局已联手与下游大客户进行谈判,推行一口价和门到门,但并未明确“运费是否下降”。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目前,全国铁路运力普遍过剩,铁路运费全面下调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在铁路运费的优惠政策上,新疆算是较早的一个。

记者查阅发现,新疆为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出台了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措施,其中一条便是强调“对重点产品铁路运费实行下浮”的优惠政策。该政策称,自2015年1月1日起,钢材铁路运费实行下浮,下浮幅度12.4%-52%。

运费下降,还导致煤炭水运的下挫。截止到2015年7月,如从吉林装运玉米至湖南,铁路运费为330元/吨,而经由东北港口—江苏南通—湖南汽运和水路联合运输,成本仅240元/吨。若按照每吨公里铁路运费提高1分钱计算,则吉林至湖南铁路运费则上调20-30元/吨。

山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近几年铁路运输一再涨价,但山西的煤炭汽运价格今年已与铁运价格发生逆转。本报此前报道,今年初,山西便有煤企反映汽运成本已低于铁运成本,如从山西大同、朔州到天津,通过汽车运输比铁路运输每吨便宜20-25元。产煤省区的汽运煤炭,主要来自山西、陕西和内蒙古,而汽运煤量的增加,原因正是源于铁路运价太高。

去年铁总的“8·20”货运改革中,仅改变了原有铁路运力需求提报流程,并未触及运价。据悉,汽运煤炭基本属于市场行为,而铁路煤炭运费却受国家宏观掌控,近几年却不降屡升。据统计,铁路煤炭运费每吨已涨了20多元,运费已占煤炭成本的43%。对于煤炭企业来说,自2012年“黄金十年”结束后,煤炭价格连年下跌,铁路运费的压力却在逐年增大。据煤炭资深分析师李朝林介绍,铁路货运价格自2012年以来,连续4年上调,每年上涨一次,且每次10%左右。

“即使铁路运费降价,在煤炭供大于求的环境下,煤企也未必能真正得到实惠。”李朝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广大煤企早就期盼出台相关铁路煤炭运费调控政策。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5 17:2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