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ood Heart-Marc Enfroy

...

...

00:00
00:00

Marc Enfroy其他歌曲

  • 艺  术  家: Marc Enfroy
  • 音乐分类: 新世纪
  • 播放次数:0
  • 发布时间:2020-06-21 11:26:25
  • 所属专辑:
A Good Heart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约翰·肖尔斯《许愿树》

新世纪音乐家Marc Enfroy被誉为“最具人气的欧洲新星”。他的姐姐是一位成功的画家,却因癌症而死亡。马克要追随姐姐的艺术脚步,于2006年开始创作音乐作品。他以美丽的器乐钢琴与动人的管弦乐相互交织,温暖平和,他称自己的这种音乐风格为“Cinematic Piano”。

专辑《Unconditional》继续延续了抚慰心灵的音乐特点。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爱自己和接受爱超越了所有其他的感情需要,这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这也是一个普遍的真理,即无条件的爱自己是施爱和受爱的基础。

【文】少谈一些爱情,多谈一些自己

24岁这个年纪,待嫁,未婚,还真是火一般的年纪啊。

但是很可惜,在这个年纪,我们大部分女孩子(请原谅我顺带这么称呼自己)的浪漫爱情梦想都会被一个不太配合的爷们儿给搅黄。遇到的人总觉得还可以,但是一到关键时候一到谈婚论嫁,立马你自己就先泄气了。他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自己也大概是清楚了。

没关系,你身边的究竟是根茄子还是根黄瓜,这真的没关系,反正姑娘们在没结婚的日子里,每逢转角遇到的都不是爱,而是人渣,你这堆还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渣儿。但是——华丽丽的十二姐语录出现:我是一枚关心下一代成长的少妇。

在这个时代,当女人被批判了太多次,被贴上了太多物质、拜金、大龄剩女、灭绝师太之类的标签,我们在刚刚萌生的爱意里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孔,就开始急于摆脱一些负面定义。20岁还没有毕业就要站上《非诚勿扰》的舞台怕嫁不出去,饭后立马跳起来去埋单以此证明自己不是一个物质的女人,刚恋爱三天就恨不得去五星级酒店学厨以此证明自己绝不会不懂如何做太太,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蹦出来说女人太现实,你就恨不得连块饼干都要跟男人AA分着吃。

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岁月的流逝中曾思考过女性在这个社会的位置问题,反正,我是很认真地想过。我有时候觉得,在迎风飘扬的男女平等大旗下,这个社会赐给了我们太多以前只属于男人的舞台与梦想。但随之而来的,也是太多不必要的责任与担当。我们失去了很多做女人的乐趣——比如,追求本来就应该是被人们欣然接受的事,如今却显得狼狈不堪。姑娘,吃男人一顿饭,收他一份礼物,就真的让你觉得那么不堪与下作吗?因为这一顿饭与一份礼物,你就从此从一个内心贞洁、气节凛然的小清新变身为坐在宝马车里哭的马小姐了吗?

餐厅里,一个孩子穿了一件漂亮衣服却沾上了口香糖,她一定不会乖乖地坐在那里享受美食,而是一直想把那块口香糖弄下去。然后,全餐厅的人都看到了一个狂躁不安的小孩,最后,她筋疲力尽、饥肠辘辘地离开了餐厅。

你就是那个孩子。你的玻璃心就是那件漂亮的衣服,你心里的那些标签就是你衣服上的口香糖,爱情就是你盘子里的美食,而狂躁不安就是你的现状。因为太在意那件衣服与那些本来看不出来的口香糖,你错过了一顿丰盛的爱情。

这也是我的过去,不仅仅是你的。我也是一个曾经恨不得把自尊与独立顶在脑门上的女人,我也会恨不得跑到BBC去广播我的名牌包包和鞋子都是我自己挣钱买的。我很怕男人们把我划分为某一类女人,紧张到每天都觉得自己就站在那条三八线的边上。我活得战战兢兢,可如今回头再想,当年真是很可笑。

我不是教你坏,也不是教你大把去花男人钱,而是我想把我走过的路讲一讲。后来我慢慢变成了一个“我首先是个女人,然后才是个人”这样活着的人,只是因为我想通了,一直在证明自己不是ABCDE,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存在。我试着去享受作为一个女人本来的乐趣,比如,男人请吃饭,送花,送礼物。那又如何呢?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又何须去介怀什么。但是我也不是个幼稚女生,也无须扮嫩。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是什么恶人,有些小聪明,有些小善变,有些小理智,有些小脾气,但是内心也很有些小爱。我如今的男人很了解我是这样的人并且爱我,就是这样。

当我下定决心确定自己是什么人以后,我开始比以前过得轻松很多。比如,不再纠结是不是吃男人一顿饭就立马变成了一个拜金女,我也不会惆怅逛街的时候要不要他付钱买东西,我也不会因为他要求服务生给他打折就在心里给他打了折。对我而言,请我吃饭是男人的义务,但是下次吃饭我肯定会请他。逛街看到我喜欢的东西,我会掏钱买,如果他坚持付款,我会很真心地说下次吧。而且会讨价的男人很好啊,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

女人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给男人看,而是——她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不论是不是面对男人,她都是这样的人。对待朋友也是如此,对待家人也是如此,所以对待爱情也是如此。爱情并不是一种特殊的关系,它就是一场普通的人际交往。她会跟男人约会,但是不希望让对方太破费,在陪她逛街要给她埋单的时候她会真心地说下次吧,她会真心地期待一场平等而真挚的接触,以决定以后能不能是恋人关系——姑娘,你呢?你的真心呢?是不是已经在这些身外之物里被埋没了。我觉得是这样,你自己都没有真心。

你越急于证明不是什么,你看起来就越像什么。把乳沟挤得很凶以显示身材的女人,往往看起来像假货;夸夸其谈以显示自己很有内涵的人,看起来越白痴;急于证明自己自尊又独立的女人,往往看起来像个灭绝师太,最后还要惆怅地问为什么我这么优秀就是没人爱我。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你急于证明你不是物质女,却多次在文里提到了年薪、购物、报销、家庭条件、房子、车子,还有钱,这让你看起来有些在乎这些。姑娘,你上错道了,你快要不记得你究竟是什么人了。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们在恋爱初期都会有的迷惘。

金钱,爱情,难以平衡,自己也很难找到方向。

那么就少谈些爱情,多谈些自己,完美的自己才有完美的爱情。我想也许没有什么完美,我自己既不完美也不成功,但是我比以前过得快乐,也愿你当下过得快乐。(文/艾明雅,80后,电台主持人,专栏作者。)